允將十二院

玉山3952

就是這座山,害偶吃足了苦頭。 記得有一次要上山,整座山已經是冰封的世界,那天還飄著雪,身上背負重物,(糧食)走到排雲,雪越下越大,幾乎可說將登山的路都覆蓋過去了,快到風口的那300公尺,可說是拿生命跟它拼了,用盡了吃奶的力氣,2人輪流開路,偶開累了,換偶同事開路給偶走,這樣爬赴在冰壁上,只要有個閃失,就會拜拜了,,下輩子再來。 當爬到了風口,偶的手已經沒有知覺了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是有沒有力氣了,當拿出自己身上背的礦泉水,發現礦泉水已經結冰,冷的偶頭都麻了,這時才發現風口的鐵籠隧道,已經滿了,也過不去了,要退也不是,要進也不是,只好高遶,當時已經接進黃昏,在風口強勁的風都快把整個人吹上天了,找個掩蔽處,同事拿出了高梁酒,偶喝了2口,感覺有些暖意,休息一下,再拼,前進,2個人互相扶持,下了碎石坡,只要有個不小心就會滑落山谷,照樣拜拜。 過了碎石坡,才知道啥叫拔蘿蔔,一腳踩下,到大腿Lp的地方,這腳拔起,另一腳又陷下去,就這樣拔,拔,拔,到了北峰,已經晚上9點多,這次是偶覺得偶已經跟偶的生命拔河的一次。

  • 地  點玉山主峰
  • 備  註